舊版網站入口

站內搜索

北京方言形成的歷史音韻層次

馮蒸2020年01月08日14:44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北京方言形成的歷史音韻層次研究”本質上就是北京話的起源及其歷史演變的研究。已故著名北京話研究專家胡明揚先生在《北京話初探》中,探討北京話來源問題時評價道:“這是一個饒有興趣但又難度相當大的課題。”因此,應該大力開展北京話形成的歷史層次研究。

北京方言形成的復雜性

近百年來,海內外眾多知名語言學家都曾投入北京話形成的歷史音韻層次研究,但情況復雜,眾說紛紜,迄無定論。

從形成時間看,自先秦至清代的各個時期均有人主張。據統計,有七種說法:先秦形成說(朱星);唐代形成說(馮蒸、丁治民);宋代形成說(雅洪托夫);遼金形成說(沈鐘偉、康丹、金受申等);元代形成說(王力、林燾、寧繼福、唐作藩);明代形成說(愛新覺羅·瀛生、周一民);清代形成說(太田辰夫、俞沖、鄭仁甲)。

從形成機制看,主要有三種。一是同質說。指從古至今在北京地區居住者所操的漢語方言代代相傳,基本未受歷史上異族統治的影響,也未受到外來移民方言的影響,是歷史上北京地區居住者所說漢語方言自然演化的結果。當然此派學者的觀點亦不完全一致,這是因為各家所確認的北京話形成的源頭起點還不統一。目前多數學者所持觀點認為,北京方言今北京話就是元代大都話的直系后裔。二是外來影響說。指歷史上特別是936年石敬瑭割讓“幽云十六州”給契丹以來,北京地區原土著漢族居民所說的北京話,與當時作為統治階級的說阿爾泰語系語言的北方外族人(契丹、女真、蒙古和滿族),統治北京時期所習得的北京話混合而成,即所謂“漢兒言語”。它大致相當于今二語習得理論所說的“中介語”,即不標準的漢語北京話。對于這種語言的形成機制,美國著名語言學家沈鐘偉先生稱之為“橫向傳遞說”。三是異質說。指的是源頭的北京話與今天的北京話本質上并不相同,古今之間沒有直接的承繼關系。元、明、清的北京居住人來源各不相同,均非北京原住民,所說的北京話也全然不同,是三個完全不同的漢語方言,今北京話不是元大都話的直系后裔。俞敏先生明確撰文《現代北京人不能說是元大都人的后代》。鄭張尚芳先生認為今北京話雖以新來旗人話為主體,外城、城外舊居民還不少,在形成上也有影響,所以需要進行歷史層次分析,辨認不同歷史時代的遺存,查看分量。他還指出,北京話甚至含有上古音層次。

從歷史語言學角度看,大致是兩種理論模型:一是譜系樹理論,即用演變、層次、推平來解釋這些現象;二是非譜系樹理論,如沈鐘偉先生的“橫向傳遞說”。這兩個理論模型在北京方言歷史層次研究中各有所長,至于它們與“中介語”理論、語言接觸理論、“漢兒言語”學說的關系如何,有待進一步探討。

關于北京話來源的諸說當中,經過仔細檢核有關史料,我們認為,北京話形成于遼金時代說可信度最高,但已有的立論證據尚嫌不足,主要是未能充分利用反映這一時期北京話語音的少數民族文字記錄的漢語材料,如契丹—漢對音資料、女真—漢對音資料、八思巴字—漢對音資料等。這些資料非常豐富,時代明確,可以把現有北京話形成的主要理論(即元大都話是北京話來源說)提前400年。

北京方言形成研究要解決的問題

北京方言形成研究需要解決的主要問題有如下四個:一是確定北京話音系的本質音韻特征。即什么樣的音韻特點才可以認定是今北京話的形成源頭;這個音韻特點應該包括一個音系的聲母、韻母、聲調三個方面,是缺一不可的整體特征。我們初步確定10條音變特征作為鑒定北京話語音形成的標準。二是探索北京話源頭的時代,原則上要對迄今為止可以找到的所有北京話語料或與北京話密切相關的語料逐一甄別,尤其重要的是對最早時期的北京話語料做全面認真考察,以確定北京方言起點的時代。三是分期研究從遼至清代各個時代的北京話音系,在此基礎上再做貫通性的歷時演變研究,建立起科學的北京話語音史。四是考察各時期北京話音系及其與北京移民史方言的關系,確認今北京話音系有哪些成分是語言接觸形成的。

從歷史語言學、漢語音韻學和北京史特別是北京移民史三方面綜合考慮,研究重點集中在如下五點:一是確認反映北京方言本質特征的標準,應該是語音標準,而不是詞匯和語法標準。二是重視歷史上其他民族治下的北京相關歷史背景留下的語音資料。從936年后晉高祖石敬瑭把北京作為“幽云十六州”之一割讓給契丹時期起至清代為止,契丹、女真、蒙古、滿族等,這些歷史背景及操阿爾泰語系語言的各代統治階級對當時北京地區漢語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這一語言相互影響的事實應是導致北京話形成最為重要的原因之一。三是重視歷史上北京的多次移民情況,特別是元明清三代的幾次大規模移民,極可能是導致北京方言語音發生巨變和復雜化的最重要因素。四是重視利用元明清時期域外人士記錄的北京話語音記錄。北京方言有過多次被域外商人、旅行家、傳教士用本族語言文字記錄的歷史資料。語音方面有朝鮮—漢譯音對音資料、西方語言—漢語拼音資料,這些資料不同程度地反映了當時北京方言音韻的情況。五是重視利用中國本土音韻資料。很多外族文字與漢語的對音譯音資料相對比較零散,系統性不強,因此更應該重視利用元代以后諸多反映當時北京方言語音的中國本土資料。

北京方言形成研究的方法論

北京方言形成的歷史音韻問題至為復雜,應采用多種方法并用,再因具體材料性質不同而各有側重的研究策略。筆者的研究采用的具體研究方法、研究手段的特點有以下方面。

一是建設音韻數據庫,編撰北京方言研究工具書。建立從遼至清反映各時代北京方言語音的兩大音韻數據庫。非漢語與漢語對音譯音數據庫:包含契丹漢對音數據庫;女真漢對音數據庫;八思巴漢語音數據庫;波斯漢對音數據庫;蒙古漢對音數據庫;朝鮮漢對音數據庫;滿漢對音譯音數據庫;西文漢語語音語料庫。元明清漢語韻書數據庫主要有《中原音韻》《中州樂府音韻類編》《合并字學篇韻便覽》《諧聲韻學》《李氏音鑒》《音韻逢源》《圓音正考》等。此外,計劃編撰一部迄今為止最為全面詳盡的《北京方言研究文獻目錄》。

二是共時研究與歷時研究相結合。共時的斷代研究可分為六個語音平面:遼代以前的北京地區語料音韻研究;遼代北京方言音韻研究;金代北京方言音韻研究;元代北京方言音韻研究;明代北京方言音韻研究;清代北京方言音韻研究。然后把這六個平面特別是后五個平面的語音重建結果用統一的10—15項歷史音變標準貫穿起來,并且聯系現代北京話音韻,做全面的歷時研究。建立科學的北京話語音史,并力圖找出移民方言對北京當地居民方言音韻影響的具體因素與特征,確認各相關特征的方言依據及混合的層次性。

三是資料處理與理論依據。把非漢語與漢語的對音資料與反映各時代北京方言的中國本土漢語音韻資料相結合,不能只限于使用本土資料進行研究。吸收運用前沿語言學理論處理相關語料。除運用傳統的漢語歷史音韻學理論和方言學理論及方法外,還應重視運用國內外其他前沿語言學理論,如:歷史語言學的層次理論、橫向傳遞理論、歷史社會語言學理論等。特別是歷史社會語言學研究,即把北京方言史的音韻研究與北京移民史研究相配合,找出導致北京話形成原因復雜的多種可能。最大限度地全面把握北京方言形成的民族融合、時空變換和人文背景。

北京方言歷史形成的原因復雜而多元,因此研究者的研究視角和路徑也必須是多元化的。只有將各個時期的所有音韻資料窮盡全面地加以系統研究,才能完成此項艱巨的任務,得出科學可信的結論。

(作者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北京方言形成的歷史音韻層次研究”首席專家、首都師范大學教授)

(責編:孫爽、艾雯)
2013上证指数走势图